尊敬的会员   
网站首页 >> 芯链 >> 文章内容

孙锡良:反对重奖生育1

[日期:2018-10-04]   来源:  作者:   阅读: 0[字体: ]
孙锡良:生育政策,中央要定力,反对重奖生育

  最近一两年来,尤其是近几个月以来,“奖励生育”的调子高到与几十年前的计划生育呼声得一比,些人甚至发出“再不重视就要亡族灭种”的嚎叫。

  真那么急吗?真要那么疯狂地奖励生育吗?我似乎并没看到这种讯号。

  单从现象上看,我的生活圈中,夫妻决定连一个小孩都不要的还没看到,上了年纪(女性40岁以上)决定再生二胎的很少,适龄妇女生二胎的较为普遍,每晚在小区散步,抱一个拖一个的家庭很多很多,甚至可以说是标配。

  那专家们为何说大部分年轻人都不想生二胎了呢?

  也许是我的表面判断误,也许是专家的数据假,或者说这里面还掺杂着非常多的“经济考量”。总而言之,专家们突然高调地唱某支曲子,里面一定文章。象梁建章这样的专家,动不动就开口奖励2万亿、6万亿,现在又提高到要每年奖励8万亿。这类专家,至少我不会把他当专家,也就是他关注人口的时间比别人长一点,写的文章多一点而已,他缺少作为一个专家应的理性。

  就中央而言,对突然暴涨的地方奖生计划不能漠视,也不能随意跟风,更不能仓促出台刺激政策,必须先做科学的调查,然后再做科学地规划划,制定科学的政策。

  以下几个方面,中央必须要重点考虑:

  第一、必须下决心搞一次最严格的人口普查。

  专家讲中国人口下降得厉害,现实生育现象似乎并不支持这一判断。官方数据是否就真实准确呢?也未必。在各方数据都不能很权威地说服公众时,最好的办法就是进行人口普查。按普查时间安排,下一次普查时间应该是2020年。现在两种选择:一是提前启动普查,二是按普查法规划的时间普查。不管按期还是提前,我认为,在新的人口数据出来之前,一定不要把奖励生育作为全国性政策进行推广,这既不科学,也不公平。中央必须在“科学”与“舆论”之间定准位置。下一次人口普查应该强调一个“严”字,必须把普查信息与“国民待遇”挂钩。为什么那么多人非常在意在美国出生登记?因为这一登记,就意味着福利。中国能借鉴一下吗?

  第二、刺激生育缺少法律依据和政策依据。

  中国是人口大国,至少目前看不出人口危机的迹象,我不认为中国人口会象某些人讲的那样危机重重,无论放开二胎还是三胎,抑或直接放开生育限制,都是解决人口问题的优先选项,绝没到一步就提高到“奖励生育”的激进阶段。奖励生育,谁来奖?用谁的钱?是财政资金还是发债奖励?哪条法律和政策支持这一决定?任何公共资金都不允许用于局部人的奖励,要支出,必须先立法。某些地方政府权力太大,把公共资金看成是自家的钱,想怎么花就怎么花,表面看是为刺激生育,实质恐怕是想借此刺激房地产炒作。

  第三、中央必须权衡“奖励生育”与“拓展公益服务”的优劣性。

  现在,某些声音意放大“不敢生育”,原因是什么?无非不就是负担重吗?什么负担重?不就是教育、医疗和住房吗?这三座大山属全国性现象,要解决,当然必须是从理顺这三大领域体制机制着手。让更多的免费资源投放到社会中间,让同一年龄段的公民享受同等国家福利才是上策。奖励二胎,那就是把独生子女家庭变成“纯贡献”的一方吗?他们能得到什么?拓展公共服务,属普适性福利,不管一胎还是几胎都能享受。奖励生育,是一部分人对另一部人的资源占型偏移,完全不合道理。

  第四、中央应该更客观认识“老龄化”与“低生育”的规律性。

  发达国家出现的老龄化现象,一方面与低生育率关,另一方面与健康科学发达的正影响关。社会越发达,生育意愿降低是一种趋势,传统老观念会越来越轻,个人享受思想会越来越多,对于那些真正失去生育意愿的人,无论你怎么刺激,她们都不会生,而生育意愿的人,只要较合适的公共服务,她们不会图那个奖励。卫生条件改善,人均寿命增加,老龄化必然成为趋势,想通过生育来遏制这个趋势是不科学的,你把中国人口升到了20亿,老龄化是不严重了,问题是必要吗?人均占资源够用吗?人的生活水平能提高吗?

  第五、中央要准确定位“发展”与“发达”的关系。

  世界上奖励生育的呢?,好象俄国这么搞过。但多不多呢?目前看来很少。基本上都是通过改善公共免费服务来缓解生育压力,不会简单采取奖励生育。纵观发达国家现状,几个国家采取了“重金奖生育”的政策?如果没,或者说不普遍,那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,什么资格重金奖励生育?人家几千万人口的国家都不担忧亡族灭种,你十几亿人的中国这么快就担忧亡族灭种了?一个发展中国家,一个连免费上幼儿园福利都没的国家,居然人提出拿几万亿奖励生育,不是脑子出问题了,还是脑子出问题了。稍点头脑的人不妨反问一下:每年8万亿的奖励投入,你得建多少免费幼儿园?得建多少免费大中小学?目前的教育、医疗和国防三项加起来还没达到年度8万亿的支出,大家想想看是个什么概念?

  第六、中央必须认真地考虑一下独生子女家庭养老的问题。

  独生子女问题不是家庭造成的,也不是穷造成的,更不是懒造成的,是政策造成的。一代代独生子女的父母都慢慢变老了,经济负担且不讲,就是照顾老人的体力负担和精神负担就非常沉重了,两个小孩看着四个老人,时刻提心吊胆,病一个,还能解决,一下子病两个,就六神无主了,就焦头烂额了,倘若再坏一点局面出现,就彻底压垮了。当然,这种局面是很少见的。无论什么局面出现,总之,“两孩养四老”的情况是很多的。

  中央要出台什么法律呢?就是独生子女照顾生病老人的法律(要规范细致一点)。目前,公共事业部门和国企还人性化一点,父母个三病两痛,请个假,调个班,还能解决。在私人企业,能给你放个一两天假就是很客气的了,如果遇到较长一点时间的住院照顾,那你基本得辞职或停发工资。怎么办?这件事,难道不比“奖励生育”更重要吗?

  我知道,一个国家,生育保持平衡是最理想的,但这也由不得理想所愿,人类人类的繁衍规律,时涨时跌是可以接受的,尤其象中国这样一个国家,还没到忧虑亡族的时候,我们现在对生育的最理性政策应该是“自由生育”和“公平生育”,不要搞限制生育和限制性差别政策,只要落实了这两点,奖励生育在五十年内都是多余的。

  不管别人怎么想,本人坚决反对重金奖励生育。

  写于2018年8月13日星期一

相关评论
赞助商链接
赞助商链接